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理論研究 > 工傷新聞 > 正文
荊州市沙市區人社局:員工突發疾病搶救超48小時后死亡,屬于工傷
作者:楊召奎 來源:工人日報--中工網 發布時間:18-05-29 08:58:00 瀏覽量:

摘要

幾經周折,湖北省荊州市沙市區人社局近日終于認定在工作期間突發疾病搶救超48小時后死亡的李某屬于工傷

李某生前在荊州市一家保安公司上班。工作期間李某突發疾病,隨后被送往醫院搶救。在醫生告知家屬“患者腦死亡,生還可能性極低”之后,家屬仍不愿意簽字放棄治療,后李某在搶救時間超過48小時后死亡。

之后,圍繞李某搶救超過48小時后死亡是否算工傷,引發官司糾紛。在申請認定和一審階段,荊州市沙市區人社局及沙市區法院均不認定李某屬于工傷;2018年3月,荊州市中級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李某屬于工傷。


工傷“48小時”之爭

2017年4月13日8時40分許,李某在工作期間突發疾病,隨后被送往荊州市中心醫院搶救。同年4月15日8時30分左右,李某的主治醫生在日常查房時發現李某出現“腦死亡”的生理特征,遂告知家屬“患者腦死亡,生還可能性極低,隨時可能因呼吸衰竭死亡”,但家屬不愿意簽字放棄治療。同年4月15日15時33分,醫生宣布李某因呼吸衰竭臨床死亡。

同年4月28日,李某家屬向荊州市沙市區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但人社局認為,李某在工作期間突發疾病至死亡,期間超出48小時,不屬于《工傷保險條例》中“視同工傷”的情形,不予認定為工傷。李某家屬不服決定,遂訴至法院。

2017年11月,荊州市沙市區法院認定,沙市區人社局對李某家屬的工傷認定申請作出不予認定為工傷的決定并無不妥。李某家屬不服一審判決,向荊州市中級法院提起上訴。

2018年3月,荊州市中級法院審理認為,關于患者李某是否“腦死亡”的問題,李某家屬提交了荊州市中心醫院病程記錄,可以證明李某于突發疾病48小時內“腦死亡”,而沙市區人社局沒有提出足以推翻患者“腦死亡”的證據。結合《工傷保險條例》第一條“保護勞動者權益、分散工傷風險”的立法本意,針對本案李某搶救時間的認定,應當作出對勞動者有利的解釋。

該院認為,李某于2017年4月13日10時38分被送至醫院搶救,于2017年4月15日8時30分被告知為“腦死亡”,由于家屬出于親情不愿意放棄治療,患者繼續依靠呼吸機輔助呼吸和藥物治療才致使搶救時間超過48小時。對于李某出現的這種特殊狀態,應認定屬于視同工傷的情形。于是,該院判決撤銷一審判決,并要求沙市區人社局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60日內,對李某家屬的工傷認定申請重新作出決定。近日,沙市區人社局認定李某屬于工傷。


律師:或對同類案件起借鑒作用

為了加強對勞動者權益的保護,《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規定了3種視同工傷的情形,其中一種情形就是“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

但“工傷48小時”規定常常引發爭議。爭議的焦點之一就是患者的死亡時間是以“腦死亡”還是心臟死亡為準。

北京大學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朱繼業表示,目前醫學上通行的死亡標準是腦死亡和心臟死亡,全世界已有80多個國家將“腦死亡”納入法律上的死亡定義,但我國立法只承認心臟死亡標準:即心臟停止跳動為生命終結。

人社部門一般是以具有法律效力的醫學死亡證明書中記載的時間為準,不以“腦死亡”時間為準。

但近年來,也有一些法律界人士呼吁考慮“腦死亡”。

江西省贛州市中級法院法官溫金來、蔣橋生曾在媒體發表題為《“48小時內搶救無效死亡”視同工傷的理解與適用》一文。該文認為,如果在48小時之內病人已出現心跳停止或“腦死亡”或呼吸停止等癥狀,經過醫院診斷確定沒有繼續存活的可能,用人單位或家屬強烈要求繼續搶救超過48小時的,應可以認定為工傷;如果在48小時之內病人并未出現心跳停止或“腦死亡”或呼吸停止等癥狀,經過醫院診斷也不能確定是否有繼續存活的可能,用人單位或家屬堅持要繼續搶救超過48小時,醫院出具的死亡證明也是在48小時之外,則不應認定為工傷。

律師說:“二審法院在判決時將‘腦死亡’說和倫理人常都考慮在內,認為職工在48小時內已經出現‘腦死亡’,家屬出于親情不愿放棄治療,才致使搶救時間超過48小時,此種特殊現象應當視同工傷。這是很大膽的判決,可能會對一大批同類案件的審理起到指引作用。”




本文地址:http://www.jnkjby.live/news/8404.html
上一篇:石家莊市試點工傷調查合作取證
下一篇:吳江新經濟就業人群職業保障,快遞哥滴滴車主工傷有賠償
吉林福彩快三遗漏查询